龙岩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看游戏 > 正文内容

重生之妘最新章节_ 第58章 庙会风波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龙岩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大年初二,镇上开了庙会,街道上的人一下就涌了出来,人山人海,摩肩接踵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刘大哥,你快点。”柔妘一大早就起来,拖着闵子韬就出了门,她就是对闵子韬三个字十分地排斥,所以就算知道也不想叫,而闵子韬也不恼,只由着她。

    “刘大哥,前面人多,我们去看看。”柔妘手里拿着闵子韬刚给她买的糖人,看着前头围得全是人,她也凑凑热闹,钻进了人群里。

    闵子韬怕人多挤着柔妘,于是就护着柔妘,两人一同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挤进了人圈里一瞧,原来是卖艺玩杂耍的,一家四口人,夫妇带着一双儿女,母女正转着碟子,而儿子则躺在桌子上顶缸。

    只见那个小女儿转着碟子走到了桌子前,一直在桌前站着的父亲把儿子脚上的缸拿了下来,放了一块木板,然后举着女儿的脚让女儿站在了木板上,而手上的碟子却一刻都没停下过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叫好声此起彼伏,小女儿又在木板上翻了个跟头,当她稳稳地站在木板上的那一刻,掌声雷鸣,铜钱如雨般落在了他们面前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柔妘和闵子韬扔了钱又吃力地从人群里挤了出来。如何来预防癫痫病的发生r>
    “人太多了,我们坐那儿休息一下。”闵子韬指了一下墙角边支着一个茶摊。

    “好,我也渴了,正好喝杯茶去。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拉着手就走到了茶摊,要了一壶茶,柔妘提起茶壶先给闵子韬倒了杯茶,然后才给自己也倒了杯。

    “小妘,你伸出手来。”闵子韬放下茶杯,另一只手背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柔妘好奇地笑着瞄向闵子韬背在身后的手,把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闵子韬把藏在背后的那只手覆在了柔妘的手上,而柔妘则觉得手心里被闵子韬放了一个东西,这时闵子韬才把手移开,柔妘一看手心里躺着一对珍珠耳坠,虽然不大,但是这对珍珠却非常圆润,散发着莹润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这对耳坠闵子韬早就看上了,只是身上的钱不够,他软磨硬泡了好几天,老板看他心诚才便宜卖给了他,想他之前真瞧不上这耳坠,因为比这好的他宫里多的是。

    但这耳坠的意义不同,这可是他花了力气和心思,凭本事买的,所以让他觉得格外的珍贵。

    柔妘看着手心里的珍珠耳坠一下想起那对翡翠耳坠,那对耳坠她自打离开了宁王府就收了起来贴身放着,想着可能不会再有戴上的那一天了。

  &秦皇岛治癫痫医院有哪些nbsp; 可是今天闵子韬却又送给她一对耳坠,她是收也不是,不收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不喜欢?”见柔妘的反应平淡,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那般惊喜,闵子韬的心里不免有些许失落。

    柔妘知道自己对闵子韬已经心生好感,如果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对面坐的是闵子韬的话,那么她可能会很乐意地收下这对耳坠,但是既然她知道了,她就不能收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不光是为了她好,也是为了闵子韬好。

    “闵子韬,谢谢你,这对耳坠很漂亮,但是我不能收。”柔妘心怀歉意地把那对耳坠又放回到了闵子韬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闵子韬不解地问道,眼睛紧紧经盯着柔妘,他猛得握住了柔妘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“小妘,我……”

    闵子韬急得想把心里的话全都说出来,可是这时他身后走来两个人,其中一个人冲着柔妘喊道。

    “柔妘姑娘,怎么这么巧啊,我们可是好长时间没见了。”

    柔妘听话抬起头来一看,赵大娘正笑着向她走过来,她趁着闵子韬分神把手抽了回来,站了起来,笑着问好。

    “赵大娘,好长时间不见了。”柔妘寒暄道,发现赵大娘身后还跟着一个男的,瘦高个,穿着打扮像个生意人,她并没有仔细看。
<癫痫病需要多少钱可以治好br>     “柔妘姑娘,我们也有两年没见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你过得怎么样啊?店开起来没啊,你可别怪大娘没去看你,自帮你买了那小院之后我就去南边找我外甥去了,这不,过年了才回来。”赵大娘说着转头冲着身后的男子一笑,那男的就站在了她的身边“这是我的亲外甥方正明,这是柔妘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柔妘姑娘好。”方正明作揖行礼。

    柔妘曲膝行礼,不过她却非常不喜欢这个方正明,因为方正明的一双眼睛就像是粘在她的身上一样,上上下下打量个不停,看得她心里直发毛。

    闵子韬看着手心里被退回来的耳坠好一会儿,他的心思柔妘肯定是明白的,而他也一直以为柔妘也对他有情意,但为什么柔妘不接受他?他想不通,胸中就像有一团暗火在慢慢地炙烤着,让他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他把手中的耳坠攥紧,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“我走了。”只说了一句,就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柔妘也不想再和赵大娘和那个方正明虚以委蛇了,而身旁的闵子韬又突然走了,她知刚才的事情闵子韬生气了,于是赶紧和赵大娘和方正明打了招呼,转身就追闵子韬去了。

    “人都走了,还看呐。”赵大娘揶揄地看了方正明一眼。

&nb儿童语言障碍sp;   直到柔妘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之中,方正明才依依不舍地收回眼神,但脑子里却全是刚才柔妘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姨娘,那个男人和柔妘是什么关系?”方正明拉了拉衣袖,这个柔妘他是势在必得,不过他先要打听清楚柔妘的情况,他不在乎柔妘有没有人家,只是打听清楚了好想对策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又看上柔妘了?”赵大娘笑着说道“正明啊,你不是才纳了一房,这么快就又厌了?”

    “那些个哪能和这个比啊,那些都是些胭脂俗粉,这个柔妘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不同,这个可是从宁王府里出来的人,能一样嘛。”赵大娘傲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宁王府?姨娘不是也从宁王府里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啊。”刚才一激动赵大娘差点就说漏了嘴,原来赵大娘是因为梅姬的事情被撵出了府的,这么丢人的事情她可说不出口,好在她存了不少的银子,所以只说是年纪大了请辞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正明啊,你如果想打听柔妘的事情倒不难,我可以帮你去问问。”赵大娘岔开话题,不愿多说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嘛,那就麻烦姨娘了。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cbb.com  龙岩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